智鑫咨询总裁周利峰:IPO咨询的角色是资本市场赋予的

发布日期:2019-05-30 03:49   来源:未知   阅读:

  电视剧爱在来时一场很简单的戏在重庆南滨路上拍摄,近300多人围观,演员崔林和舒畅上演了一出分手戏,舒畅泪珠涟涟,崔林泪眼通红,观众无不落泪,导演的眼睛红了,摄影的泪眼也模糊了,这就是号称2006年中央电视台第一偶像励志大戏的爱在来时的拍摄现场,据北京星河之源总裁,该剧制片人李振介绍,这部戏有别于国内市场已上市偶像剧的区别就是有着较高思想深度,同时融合父子情,兄弟情,爱情,友情为一体的悲情电视剧,时空跨越近20年,上下三代情感相互交织,又是一部难得的情感悬疑片!

  电视剧《鸡祥如意》 星儿 月儿 2004年08月拍摄 舒畅首部贺岁片,展现喜剧天分

  杭州警方说,就是为了钱。大部分仿真境外售价在五六百,但是卖给买家时,就要两三千了。获利成本巨大。其中滨江警方抓获的一个团伙,从2017年10月开始到案发前,共非法获利三万余元。

  1995年01月 日本东京电视台派著名影星酒井法子来北京做舒畅的专访,3月在东京电视台播出,6月在北京台播出

  距离金钱最近的IPO市场,存在一个低调的角色,它就是IPO咨询机构。如今,IPO咨询已成为资本市场不容忽视的角色,事实上成为企业IPO过程中,除券商、会所、律所之外的标配机构。深圳市智鑫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鑫咨询”)执行总裁周利峰先生在这个行业已经浸润十多年,他亲身经历IPO咨询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作为智鑫咨询创始人,周利峰的日常主要工作是——带领一批精干、务实、高效的咨询团队为诸多细分领域的企业提供IPO招股说明书中业务与技术撰写和募投项目可行性研究服务。

  周利峰认为:“IPO咨询的角色是资本市场赋予的,凭着专业,有效连接企业和券商。”

  “很多人困惑我们的角色——为什么有了券商,企业还需要找咨询机构,这不是抢了券商的生意吗?其实券商也清楚,我们没有保荐牌照,不存在竞争抢活干,香港管家婆彩图玄机自动更新,我们是企业请来协助他们的。”

  近十年来,IPO发审对企业配合券商的能力不断提出要求,IPO咨询机构加入进来,作为企业专业上的补充,来协助券商完成高质量高效率的招股书撰写。譬如,募投项目可研,IPO募投资金用来干什么,这首先应该是企业自己基于未来发展战略的定位来合理筹划和安排的,券商作为保荐机构是没法代替企业去编制这方面的投资可研。

  而对大部分企业而言,在短期内独立完成有关募投方向的规划和项目可行性研究是有难度的,也许少部分企业也可以自己弄一个粗糙的初稿,但离IPO要求还是有差距。

  “专业不是空谈口号,IPO要求就是要一次做对,哪怕99分,也是不及格的。”周利峰坚定地说。

  在IPO产业链上,IPO咨询有着“神秘角色”的称号。IPO咨询市场的神秘,在于IPO咨询机构做完项目后,并不留名。

  周利峰认为每个IPO项目好比一场战役,不同的角色组成一个团队,有冲锋在前的券商,也有甘做无名英雄的IPO咨询机构。“IPO过程中的工作专业性非常强,在专业知识如此集中和狭窄的领域,IPO咨询机构能够作为一支专业的力量,硬生生地跻身其中,成为企业IPO的标配,这已经改写了投资银行角色的定义。在这样的高门槛领域,能作为无名英雄长期存在,也一样能获得职业成就感。”

  IPO咨询公司所服务的客户均是细分市场里的佼佼者。周利峰指出,“关键是要在IPO过程中,发挥自己的专业作用,给客户提供实效的咨询服务。”

  “企业花钱请我们来,还是希望听到我们专业的声音。我们在专业上毫不含糊,企业或券商的思路有不合理的地方,我们就给他们指出来;越是表现得专业,越能够赢得客户的认可。”

  周利峰深知专业的重要性,“一家企业IPO一般来说只有一次,不可能找这家IPO咨询机构写一遍之后,写的不好再换一家。写的好或者差,基本上只能被审核一次。”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企业聘请的IPO咨询机构不专业,企业IPO被否的概率将增加。据统计,IPO历史上,因为业务和技术原因被否的IPO企业平均占比15%,因为募投项目可行性论证不足引起发审委反馈意见质疑被否的企业平均占比10%。

  十多年以来,智鑫咨询服务的客户从未因“业务与技术”受到发审委的质疑,也从未因募投项目可行性不足被否。周利峰说“哪怕是只有一家的企业因为我们的工作不足导致的发审障碍,那牌子就砸了,至少从此以后,这个券商团队再也不会和你合作了。”

  IPO从繁荣到沉寂,从沉寂到繁荣,这一张一缩,导致包括IPO咨询在内的投行行业不断洗牌。周利峰介绍,市场好的时候,很多角色自称IPO咨询机构,传统的设计院、写通用版行业研究报告的咨询机构、甚至招股说明书打印机构也对外宣称提供IPO咨询服务;市场不好的时候,不知道这些IPO咨询机构在干嘛。

  周利峰直言,“IPO咨询行业已经过了初创的爆发时期,已进入到树立品牌和积累口碑阶段。若是抱着投机的心态,行情好的时候就招些人来做,不好的时候就闪,不排除依靠某些人脉能够做三五个,但做不大也做不久。”

  “十多年来,我都坚持贴近项目前线,每个项目的前期思路设计和关键高管访谈我都亲自参与,无论再忙,每一份咨询成果报告在发给客户前,一定要带着同事间隔看两遍。可以说,每一个案例都装在我和核心管理层的脑子里,案例经验的延续在我们公司没有任何断层,经验上的传帮带体系非常完整。”

  “我也非常在意客户对我们的工作评价反馈。这些评价并非直来直去地去回访他们获取的,而是在平时与客户的工作互动过程中,通过他们对某些细节关注度的前后变化去留心观察到的。可以自豪地说,截至如今,没有一个客户对我们的咨询质量和服务意识进行差评。有的客户在我们完成咨询后,甚至还主动问我,除了IPO咨询之外,你们还有什么业务可以再合作。”

  “这个行业从源头上,我是最早的创始人之一,全国范围内,哪些机构在做,领头羊是谁,采取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我是非常清楚的。十多年来,在这个行业坚持下来的,也没几个人了;十多年坚持下来的,但又像我这样亲身一线带人进场执行的,可以说几乎没有,至多也只在商务环节出场。”

  据了解,目前行业内有竞争力的同类咨询机构大概不超过10家,大部分都是合伙制或者品牌依附,能够像智鑫咨询有独立品牌的IPO咨询机构,不超过3家。合伙制有其优势,能够抱团取暖,但合伙团队之间是有切割的,咨询质量没法统一管理;依附于产业链里某个机构,对外宣称多大实力规模、多少分支机构,其实多是虚的,里面做IPO相关业务的顾问能有十来个就不错了,而且领头羊自己只是职业经理人,调动的资源和决策的影响力有限,而能够决策和调动资源的人又不亲自面对这个市场,IPO咨询对他们来说只是生意而已。

  无论是合伙制或者品牌依附,最大的好处是市场接触面宽一些,容易让客户相信其对外宣传的规模。但都面临管理上的一个最大的问题:到一定时期团队就解体分裂重新再组合,其内部总有那么一些能力强的人要带领属下单飞。一旦核心人才流失了,那案例经验就失去传承了,品牌覆盖下的项目案例经验就是虚的。

  从执行客户数量上,智鑫咨询不是最多的,但从专业和咨询能力上看,智鑫是IPO咨询行业第一。

  关于咨询能力,周利峰介绍“我们的顾问绝大部分具备硕士研究生学历,逻辑思维和动手能力都非常强,这是很多同行做不到的;我们的执行团队,从不实行合伙制,我们内部有一套非常严格的质量管控体系在高效运转,确保咨询质量,将智力产品进行标准化管理,这是很不容易的,摸索沉淀了好多年才形成;另外,智鑫这个品牌是从无到有硬干出来的,完完整整独立,我本人把其当事业来经营,精品投行咨询是需要扁平、高效、独立的组织体系支撑的,松垮、合作型的组织背后是多种利益的妥协,折射在咨询成果落地层面实质就是专业性的折扣和妥协。”

  为了吸引更多专业的人才加入智鑫咨询,周利峰将公司办公室设立在深圳的地标建筑——大中华国际交易广场。透过办公室玻璃幕墙落地窗,能看到深交所大楼液晶屏幕上滚动的股票代码和正对面的市民中心,甚至能平视远处莲花山的山顶。办公室位置和视野极佳。

  据了解,智鑫咨询的同行很少把办公场所设立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的中心区,对于咨询公司来说,租金太贵了。

  “其实我也可以不把办公场所设立在这里,我可以设立的远一点,比如设立在科技园,那边租金便宜,政府补贴后一平方米几十元。但我把公司设立在深圳市金融中心区,可以给员工提供一个更好的办公环境。”

  周利峰认为,在中心区上班跟在偏僻地方上班,心态和氛围是不一样的。把办公场所设立在这儿,能招聘到更多更优秀的人才。“深圳是移民城市,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是来这个城市潜伏的,金融人才就应该在属于自己氛围的地方工作。”

  和很多人周末在家休息不同,周利峰周末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即便工作上没有太多的事务处理,也会来办公室看书学习。办公室书架上堆满了各类专业书籍,有管理学方面的、有经济学方面的、有金融投资方面的、甚至有像《计量经济学》这种专业性非常强的书籍。我们饶有兴趣地将《计量经济学》这本书抽出来,翻开其中,密密麻麻地做了不少笔记,明显是用心看过。

  办公桌的右侧堆有一叠央行主管的《中国金融》杂志,周利峰认为紧跟央行的货币政策对预判IPO市场的发展走势很有必要,这已经成为他的思考习惯。“现在金融主管部门的思路就是逆周期管理,而货币政策的松紧适度非常体现逆周期管理的风向,IPO发审常态化说了很多年,但实质上是有周期的,从过往经验上看,IPO发审周期的松紧和宏观经济的周期走势不是同步的,而是互补的,对‘发挥资本市场服务实体作用’的实效解读就是看不同阶段逆周期管理的具体措施。”

  “单就IPO申报时机上来说,当IPO过会率走高,太多企业扎堆申报,未必是最好的时机选择,相反过会趋严过会率偏低的时期,也许是最佳申报时期,因为申报到发审之间往往是要间隔1年左右,这一年间的走势也许就是发审周期的变化时期,要能准确预测和观察。”

  当聊到是不是有如外界所说的IPO“放水”这个话题时,周利峰回答到:“是不是如外界所说的放水,我不能妄自非议,但确实有这样的现象,当宏观经济面临的形势严峻时,IPO发审有可预期的繁荣前景,宏观经济形势有过热风险时,IPO发审趋紧亦是大概率事件。”

  周利峰的出差频次很高,基本上每周出差一次,每次要在不同地方见两三个客户。飞机有时不准点,如果高铁方便的话,他还是选择坐高铁。全国高铁和动车的快餐就那几种,他一般点的是15元那种素淡一些的。“15元那份高铁快餐,有时中午吃,晚上也接着吃,已经习惯了;出差途中的行程还是比较紧张的,记得有一次在北京带团队进场一个项目后,我坐动车到辽阳,到辽阳已经是晚上很晚了,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到客户那儿聊完后,包了个车去沈阳机场飞海口,天气不好,飞机晚点了,www.38084.com,大概是接近凌晨3点到海口的酒店,早上9点半赶到海口的客户现场,聊了接近2小时,然后奔海口机场飞上海。”

  在周利峰看来,如果不勤奋,市场不会拱手让给你。“这就是与市场互动过程中所必须经历的,不应该去计较这其中的辛苦与得失,如果计较,就不要做这个事情了。”

  周利峰对IPO咨询的专注、坚持和务实,来源于他对这个行业的情怀。“虽然十多年来就只干IPO咨询这件事情,但是就我个人来讲,还是享受这个过程。”

  科创板注册制给IPO发审带来了巨大的变革,周利峰认为,只要能坚持在追随市场变革发展的节奏中持续学习和奔跑,他相信IPO咨询行业一定能走得更远!